“互聯網+”意味著新商業時代的來臨經典分享

點擊數: / 作者:小鷹 / 2018-01-17
互聯網+,時代來臨
今天,現代通訊技術和互聯網正在深刻改變我們的生活。市場的本質在于基于交易實現大范圍分工的合作秩序。由于現代通訊技術和互聯網技術(以及由此開發出來的第三方電子支付平臺)的出現,使得使用者付費可以實現精準定位、精準定時(理論上消費時段的計量可以精確到秒)。一個非意圖后果是,利用這些新技術組合,原來商業時代無法對使用者收費的產品和服務現在變得輕而易舉實現精準計量和收費。理論上,市場中的任何個人或組織,擁有任何閑置資源或者潛在有價值的產品和服務,都可以通過第三方電子支付平臺實現原來無法實現的交易。
 
市場就是競爭性供需雙方的交易?,F代通訊技術、基于電子支付的第三方支付平臺、互聯網、極小體積低耗能高功能的芯片技術以及無死角高精度的衛星定位技術,給任何潛在交易提供幾乎無限可能。人類自從邁入所謂“商業時代”(大英帝國是第一個邁入商業文明的國度)以來,市場交易從來沒有如此方便、快捷,且窮盡經濟中各種潛在供需匹配可能性。許多新的商業模式正在展開,一個新的商業時代正在到來。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未來商業模式的快速演化到何種地步尚未可知,但可以預測的是,由于交易效率極大提升、交易成本極大下降,原來由于高交易成本所阻止的市場擴展將變得可能,由此極大深化經濟中的專業化和分工。正如三百多年前亞當·斯密已經清楚闡明的,伴隨分工深化而來的是技術進步,而且是比過去時代更快的技術進步。
 
從市場過程和企業家精神理論來看,以互聯網+為表達的新商業時代意味著什么?首先是利潤機會的產生,原來不可能構成利潤機會的事由于新技術(核心是針對每一個使用者的便捷收費技術)的采用而成了利潤機會。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技術組合究竟改造了哪些行業和部門,或者催生出哪些原來商業時代不曾有的新行業?這考驗著有著對利潤“警覺”特質的企業家們。以共享單車為例,如果沒有新技術組合,設想一家企業打算開發共享單車,他必須為每一輛單車派一個收費工作人員對消費者進行跟蹤,這幾乎意味著無限高的交易成本,所以這樣的共享單車商業模式不可能產生,共享單車市場宣告不存在?,F在通過芯片技術、衛星定位技術(使用者的手機本身也可以實現)、第三方支付平臺和互聯網的組合運用,則可以輕而易舉地對使用者按使用時間精準收費;更重要的是,當共享單車企業擁有數百萬甚至上億的C端數據,包括他們的出行習慣和模式以及可能收集到的信息,如何利用這些數據以搭載其他盈利商業模式,各大商家尚在探索中。什么是企業家精神?就是對市場中潛在利潤機會的高度敏感性。新技術和新技術組合已經極大便利對幾乎一切潛在產品和服務收費,以及搭載一般人現在想象不到的商業模式。誰能想到google公司作為一家提供搜索引擎服務的公司竟然也能利用廣告盈利呢?同樣,誰能想到把大把單車往大街上一丟也能盈利?
 
新的商機也在改變消費者的行為。以共享單車為例,消費者也會算賬,我為什么要買一輛屬于自己的單車呢?稍微遠一點的出行就不能使用自己的單車,花0.5元到1元的極低廉的價格可以在全城任何地點使用共享單車,不是更好嗎?共享單車的出現使得個人不再有出于通勤需求購買屬于私人擁有單車的必要性。什么是市場過程?市場過程就是前述企業家精神驅動的市場潛在需求不斷被滿足從而實現供需均衡的過程,同時也意味著企業家精神驅動的制度創新和技術進步過程。大城市病難治,尤其是交通擁堵更是大城市病的頑癥,其中不能很好解決“最后一公里”的問題也一直困擾著城市管理者。共享單車是一個私人企業提供公共產品的典型,它很好解決了最后一公里的出行問題,為緩解城市交通擁堵和為市民出行提供方便做出了貢獻。
 
著名的斯密定理說,財富的根源在于分工,而分工受到市場廣狹的限制?;ヂ摼W+時代,加上越來越快捷的交通運輸技術,使得原來只能在狹小市場范圍內銷售的產品和服務得以在更廣泛的市場銷售:云南新鮮紅皮土豆可以幾天之內出現在北京一個家庭的餐桌上;四川的精品藺草席可以行銷全世界;城市大街上隨時可以找一個陰涼處停下來通過網上下單就近洗車,如此等等。原來局限于一個村莊、縣或省范圍的傳統市場范圍概念幾乎統統失效。亞馬遜的圖書已經實現全世界銷售,一個學者想買一本最新出版的專業英文原版圖書可以輕松通過亞馬遜實現。對企業家而言,需要盡快改變觀念的是,你的產品和服務面向的已經不是過去時代的市場范圍概念,你面對的市場是全國乃至全球。原來沒有規模經濟或規模經濟不顯著的現在變得規模經濟顯著。同時,大量過去因為技術限制的原因無法實現使用者付費的困難現在可以按量或者按時精準收費,而這意味著創造出許多新產品市場。
 
最后讓我們回顧一下熊彼特的創新概念。對照互聯網+時代,熊彼特創新概念能為我們帶來什么啟發?“發展……可以定義為執行新的組合,這包括五種情況:(1)采用一種新產品——也就是消費者不熟悉的產品,或者一種產品新的特性。(2)采用一種新的生產方法。也就是在有關制造部門尚未通過經驗檢驗的方法,這種新方法不需要建立在科學上新的發現基礎之上(共享單車本身的確不是什么新的科學發現);并且,也可以存在于商業上處理一種產品的新的方法之中。(3)開辟一個新的市場。也就是有關國家的某一制造部門以前不曾進入的市場,不管這個市場以前是否存在過。(4)獲取或控制原材料或半成品的一種新的供應來源,也不問這種來源是否已經存在過,還是第一次創造出來(想想美國頁巖油和中國最近可燃冰的開采利用)。(5)實現任何一種工業的新組織,比如造成一種壟斷地位,或者打破一種壟斷地位(想想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對傳統銀行業的沖擊)。”(約瑟夫·熊彼特,《經濟發展理論》,商務印書館)。熊彼特寫下這些話的時候是在1912年(德文版),此后1934年出了英文譯本,那時候還沒有互聯網和手機,然而熊彼特五個組合“創新”概念對我們今天仍然具有極大啟發意義。開辟一片新市場--以前不曾出現的市場,因為新技術或新技術組合而變得可能?;ヂ摼W+的時代,正是企業家精神充分發揮和大顯身手的時代——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讓我們拭目以待。
 
互聯網+時代是一個創新的時代。既然是創新,就意味著新技術的發現和運用、新市場的創生,或舊有市場的擴展,以及由此帶來的技術進步、組織創新和制度創新,二者輪番自激式演化。未來的商業模式和消費行為沒有人能準確預測。對此,政府有關部門首先要有包容新事物的胸懷,包容創新和企業家拓展市場的行動,不要用過去的眼光看待新事物,動輒使用管制(無論是準入管制、數量管制還是其他形形色色的管制)和審批來限制創新,如果在新技術、新市場發展過程中確實出現需要政府介入的時候,政府應當承擔起維護市場競爭、保護消費者權益、防止嚴重負外部性的責任,否則政府不宜介入。
国产可以免费看的a片